小说迷

20. 暖阳

一纸弯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迷xiaoshuom.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少年郎身姿英挺,宛若修竹,玉指拭去嘴角血色,星眸中暗沉无光,“黄泉之下,儿臣相信母后会明鉴,父皇既要娶儿臣性命,儿臣无他话可言!”

双手交叠举过头顶,他微微躬身,并没有过多的话。

“你!”庆帝训斥的话一顿,喉中猩甜之味涌起,略微浑浊的一双眼已被怒火占领,

诺大的太和殿显得宋演过于渺小,小到不过是他一句话便能取了他的性命。可若是取了性命,又有何人来与他提前半生的故事?

他忽而看见眼前涌起一层迷雾,而在雾中有一女子,噙着淡淡的笑意,满目温柔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年,心疼溢于言表。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好似在问询他,是否早已将过去忘怀。

……

“给朕滚出去!”

他握拳挥手,“滚回冷宫去!”

宋演不动,依旧仔细的盯着他:“父皇留儿臣一条性命,他日儿臣便会取皇后性命。”

“殿下!”

王公公惊呼,上前搀扶他,老泪纵横的劝慰:“您就少说两句,回去罢。”

宋演并未拂开王公公,眼神如利爪紧紧钩在庆帝身上:“您知道的,儿臣生性目中无人,且非池鱼笼鸟。”

庆帝深吸一气,指尖深深嵌入手心,他并未回答,只是回身看着笼中鹞鹰。

“儿臣告退。”

他推开王公公,跪的酸麻的腿走两步也艰难,可他却咬着舌尖逼着自己好好的走出太和殿。

殿门推开之际,一抹亮光横扫而来,随之还有飞雪飘落,积满了整条宫道,在红墙绿瓦的映衬下意外的融洽。如同那看不到边际的远方,却被困在狭窄的宫道之间,委屈盘旋。

而在他的身后,庆帝回首相望,那投来的光亮恰好顿在了他的脚前,将他隔绝在外。

空旷的殿内只剩下他低低的呢喃声。

“云韶,朕是不是又做错了?朕明明……只是想好好与他说说话,关心他,可又活成了先前的模样。”

鹞鹰不知怎的急了性子,一下又一下的撞着鸟笼,直到羽毛如雨落、头破血流。

*

软轿行过坤宁宫前,里边儿声声惨叫吵得人心烦。

轿中人掀开半卷珠帘,“阿福,怎么个事儿?”

阿福站在宫外往里瞧了两眼,而后转身行至轿旁:“回殿下,是皇后娘娘再教训张公公。”

宋演松开珠帘,遮住美人面半张,“哦?怎的听着有气无力,皇后娘娘宫里边儿的人若是下不去手,你便去盯着,可不能漏了一下。”

阿福噙笑,“奴才明白。”

他推开坤宁宫半掩着的门,气势凌人的往里去。

不宁远远便见他走来,悄声与皇后说了声,袅袅与他走去。

“福公公,什么风将您吹来了?”她笑。

谁料阿福直接掠过了她,见张雾被人架在长凳上,正受着杖刑,后背血肉模糊。他这才满意了些,朝着皇后躬身福礼:“奴才见过皇后娘娘。”

庆皇后面露不悦,“什么事儿?”

阿福看了眼张雾道:“殿下要奴才来看看张公公如何了,提醒奴才两声,协助娘娘监督。”

庆皇后冷哼。

面前之人为何而来她很清楚,张雾能躺在那边儿也全权是因为宋演,如下他又派了人来,明是要将羞辱她写在面上。

“娘娘。”

眼见皇后郁结于心,不宁低声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师尊大号小号都想攻我冷宫驯夫手札外室她娇美撩人我见春来黑着黑着我红了娱乐圈好感度满值后我病遁跑路神明杀我100次暴雨天恶毒炮灰陷入修罗场糙汉将军的病美人她的小影卫(女尊)皎月在柯学规则怪谈中艰难求生蛊师娘娘顺风顺水金手指是情绪头条系统农家小夫郎分手后做你爹!可你爹好多触手啊i人做炮灰可真难我杀了他五次重生后又嫁入豪门了逢魔时刻![红楼+清穿]纲吉总在当首领满级游戏主角都是我哥哥穿越后养娃搞钱奔小康捡到死对头港色雨夜魔法少女,嘴遁拯救忍界。永和二十三年春2048与1948大佬她嘴硬但宠夫等春天末路羽皇[灵气复苏]误入魅眼地狱迷途,齿轮街奇谭[足球]爱你,我装的流放后 开美妆铺东山再起了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娇软老婆,在线饲蛇明日路遥〔西幻〕悲惨路人重生反派魔女